一个人- [如水的行板]

2007-10-26
Tag:

坐在你的位置上,敲打你日常用的键盘,自己的笔记本可以丢到一边,msn也不用上——因为没有了你陪我玩头像游戏。没有了你的晚餐,我不用再在下班后等待,却没有了目标。你知道的,我是个犹豫的人。

当然还是可以和很多人聊天,但是没有了你在身边,沉默会变成一种淡淡的抑郁。

在你暂离的时候,孤独会慢慢滋长,仿佛一个人在旅途上——我想我是有点过于依赖你了。

在火车上的公主,你要好好休息。明天午后,你就会回到南方。在香港,替我问候绿色的叮叮车。


家书- [如水的行板]

2007-10-14
Tag:

北京的天气日渐冷起来,在屋内听风敲打窗户一下午;晚上出门的时候,寒意甚冽。

工作多有不顺,内忧外患,抑郁的消息接踵而来。即便心意已决,亦依然如这冷冽的天气般让人忐忑不安。

于是开始格外怀念现在依然秋意正浓的家——10月中旬,亚热带的秋格外清爽宜人,自然也能多少冲淡些此刻的惆怅。

小公主说,北京自有北京的好,起码可以抽空细赏音乐——在咖啡厅慢品Astor Piazzolla的探戈,摆弄烹饪之乐——午夜2点备料煮粥。对此,我无异议。然而此刻我却更怀念南国的秋天,那城的好友与生活。

又或者,今天的工作放到哪里也都一样让人抑郁和烦心;而身处这里,遥远的家更成了可以退却让步的归所——于是更见心安——了不起也就是抽身离去而已。反正,这城并没有什么可以挽留我的理由。

生活,也就是如此:喜亦有时,忧亦有时。身在此时此地,感触自有不同。这些日子以来,起码逛过宜家,看过不少好坏演出,买了些心仪唱片,家里更添了“佐住”这个没骨气的小朋友——已然小资得很。

无其他,在此地一切安好。


Tag:

那些最好的时光,是我们初到这里的时候,那些晴暖的日子,那些一起漫游城市的旅途。

 

那些最好的时光,是我们搬进新居的时候,那些一点一点收拾小窝的日子,那些在宜家商量家具摆放的对话。

 

那些最好的时光,是我们每日下班见面的时候,昏暗街灯下互望对方疲倦但兴奋的容貌,东家长西家短的无聊话题。

 

那些最好的时光,是看见你对家中新摆设好奇且欣喜的神情,哪怕那只是一件并不怎么起眼的小东西。

 

那些最好的时光,是早上出门前亲依然迷糊的你,或许你并不知道,那其实是我一天繁重工作最大的动力。

 

那些最好的时光,是每天入睡前和你玩的小游戏,虽然胡闹,却是我一天中最轻松的时刻。

 

因为太平常,于是我会常常忘记这些;也因为太繁忙,于是我偶尔会发发牢骚。但希望你还是会知道:无论多累,你都是我人生的避风港;尽管我还有很多的缺点,仍希望你能有更多的容忍和期待。


Tag:

2007年的夏开始匆匆告退。当入夜感觉清冷,当嘴唇开始感觉干燥,北方冷冽的秋冬就开始临近了——或者这是我们到这里后的第一个考验吧。


工作一天没有一点好消息,哀嚎一片。直到下班才开始有点好兆头,工作依然前景未卜——也只有无奈。然后晚上迎来送往住客一批——有点头痛。


但依然难得Dick的入住。其实已经不太记得我们相识的准确日期。十数年光阴却只像一瞬——当年在家附近见面的情景仍如昨天;甚至我还能清楚指出那个见面的小斜坡,那家早已变成潮州火锅店的小餐馆的准确位置;以及那些一起度过的日日夜夜——最好的时光,最坏的时光。


然后可以在北京异地重聚,我的新家,Dick的新“家居式酒店”。每天为着不同的事情各自劳作,晚上小聚,然后早晨看着他倦乏的睡姿,一起的日子就这样过去了很多很多。我已经不能想起那时Dick的相貌,只觉得这些年也没有多少变化;而我却已经走过了青葱年少,步入而立。

 

2007的夏,要比以往走得更早,但愿不会如南国的秋那样,一场秋雨就过去。即便有些伤感,起码会有更多的思念。


Tag:

当开始对一些玩笑感到了无兴趣的时候,当开始对一些活动失去参与感的时候,当在人群中忽然失语的时候,当某天起床会感觉依然疲倦乏力的时候,我会意识到自己的真实年龄。

 

当开始对许多事情不再惊讶的时候,当那些当年自己的学生MSN上线的时候,当那些朋友在絮絮说少年愁的时候,当需要提到很久前的某个时间点的时候,我会感觉到自己的过去。

 

霎那间,那些见证我容貌老去的人,今天还好吗?


- [如风的挽歌]

2007-08-14
Tag:

离家多日的舅母,终于找到,却已在另一个世界。接近午夜,母亲发来短信,告知这个有点悲伤的结局。


但我却并没有记起太多关于她的事情:她住在城市的另一头,她是北方人,她做的饺子十分美味,她善良朴实的性格,除此之外也并没有其他。她的离家扰攘多日,结局可能早已猜到,却要到这天才揭晓。


却想起多年前的那位老婆婆,深宵迷途,走了很远的路,滴水未进。Hei从她身边打来电话,我又目送她上车离去,也是在这样炎热的夏季。舅母是在离家3天后,在她家不到一公里的地方被送到安息之地的。为什么这三个晚上就没有那样的人,能让这城中的某家人欢心愉悦呢?或者是人生际遇各有不同吧,或者只能便是如此。

 

再重听很多年前找到的唱片,Rachel’s,那略带悲伤的室乐作品。在那个Post Rock风靡的时代,也曾是个中抢手货。只是这些年过去了,谁还曾记得他们的名字,那些粗糙的纸封套,那些淡色的封面画作,那些有点伤感的音乐。


Tag:

7月,归家,有熟悉而炎热的天气,有亲切的乡音和了如指掌的街道拐角,有依然如故的笑脸。买了要买的东西,吃了想吃的食品,见了想见的人,哪怕只是在路上的惊鸿一现。这两千公里的距离,仿佛只是两个硕大的建筑物与一场好梦之间简短便捷的间隔。于是,开始有些心安,并得以在温情中默默成长。

 

8月,继续繁忙和辛劳,京城中能听到的乡音越来越多,看来“攻陷皇城”之日已然不远。纵然他们都说,多了些皱纹和白发,更显消瘦,但我却满心欢喜——狭隘的地方保护主义作祟。


- [如此的无聊]

2007-07-17
Tag:

其实我真的不太明白所谓的“潮”。(这里要注意:一定要把“潮流”,简称为“潮”,否则就不是潮流了)

 

不明白之一

一件不一定有美感,也不一定有多大创意的常用品(鞋、T恤),只要是某某X某某(这个“某某”中必定有一个是名人,但不一定是该物品的设计内行)的crossover,就一定备受媒体追捧,就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。而如果再加上“限量”这个光环,就一定能卖个天价。

 

Crossover就一定出好东西吗?创作总是带风险的,跨界尤其,跨不同类型物品的界更加!!!

 

名人一定会创作吗?可能他在某一个领域有专长,但不代表可以套着“名人”这个专长到处蒙骗,混吃混喝!!!

 

限量一定要天价吗?虽说“物以稀为贵”,但是如果这个“物”,只因为名人的胡乱涂鸦,加上并没有什么创意的那些所谓的crossover,那无异于诈骗!!!!

 

此类代表:

陈冠希的CLOT,凝结集团

三位音乐人(假如Edison也算是的话),要跨界牛仔裤、鞋,乃至众多其他物品的设计上。在任何一个有完整正常逻辑思维能力的人眼里,都不是一个打包票会成功创作团队。相信如果不是因为背后金团的魔力,那些设计并不会获得多少关注。

 

不明白之二

屋檐如悬崖 风铃如沧海 我等燕归来

 

你听不出来 风声不存在 是我在感慨

 

我送你离开,千里之外 你无声黑白

 

一身琉璃白 透明着尘埃 你无暇的爱

你从雨中来 诗化了悲哀 我淋湿现在

 

请告诉我上面各句的逻辑关系。

 

用上中国元素就一定值得关注?能写几句貌似的古文就能做著名作词人,就能出诗集。现在的文化“潮人”还真后现代(湿化了悲哀后,还不忘尿湿现在)。这样的文法语句,决不只是一个方文山写得出来。众多“80后”作家大作中相信也有不少。

 

后现代解构相信并不代表可以胡来。身为华人,在使用自己的母语的时候,请给予它足够的尊重。即便是用于实验,也请不要“透明出尘埃”。而身为一个文化人,也请直面自己驾驭文字的真正能力。须明白,“潮”——原是水受外力(月球引力)作用下一种运动方式。它既身不由己,又周而复始。相信虚幻,还不如真正为自己多增添点真实的内在。


共3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