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见- [如风的挽歌]

2012-09-19
Tag:

仿佛是一趟旅程的终点,仿佛是一出电影的完结;当钢琴响起,终要起身离座,赶上那架飞往北方的航班。要没有遗憾,要没有不舍。

三月、四月、五月和九月,亚热带的初夏与秋——这南国最好的时节。跳跃式的重聚与分离,在最好的时节里,在短暂时日里,每天演几回。我想,如此的剧情若一直演下去,真不知自己要老多少岁。

当几乎每一个路名都开始陌生起来,当站在街头忽然迷失方向,那种失落感并不是脸上的笑容所能掩盖的。但我却只能如此走下去——继续这种穿梭两千公里的生活,在这城与那城间徘徊,在回归点外徘徊。

五年的漂泊,我已知这些陌生与告别便是我的命途。在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刻到达,在还没开始伤感的时候离开,要没有遗憾,要没有不舍。要面带笑容,要轻松地说一句:晚安。

在我并不灵光的记忆里:初夏格外宁静的机场,初秋不到十分钟的夜路。三月归,九月离,一段旅程的终结。

当我说‘晚安’,便是再会;当我说‘再见’,便是再见。
再见,必会再见。


Tag:

没有说完的话,没有走完的路,这一途上人来人往,许多的来不及。

发生的时候免不了轰轰烈烈,然后过去了,就知道其实没有什么过不去。这样走多了,于是也就真的没有什么过不去了。

人生,好亦有时,坏亦有时。再坏,到了登机的那一刻,一切都会变好。

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永远的朋友。只是,会有这些来不及,来不及说完的话,就这样留在心里——一个填补不了的洞。

 


Tag:

一通电话,了结了这多年的病榻生活。凌晨三点,这样静静地去了。

这两年见面的次数其实屈指可数,内容也都大致相同,记忆中只是每次的告别都会有点不一样。有时候,那张孤独的病床,那个消瘦的身影,还是会感伤。

这些年每次在奶奶的坟前,爸爸总说,这么快就十多年了。于是,这样就完结了这些年的等待。

其实没有太多的悲伤,只是感觉复杂。些许的记忆,也拼凑不出多少文字。

入土为安,愿你们团圆而安好。


- [如风的挽歌]

2007-08-14
Tag:

离家多日的舅母,终于找到,却已在另一个世界。接近午夜,母亲发来短信,告知这个有点悲伤的结局。


但我却并没有记起太多关于她的事情:她住在城市的另一头,她是北方人,她做的饺子十分美味,她善良朴实的性格,除此之外也并没有其他。她的离家扰攘多日,结局可能早已猜到,却要到这天才揭晓。


却想起多年前的那位老婆婆,深宵迷途,走了很远的路,滴水未进。Hei从她身边打来电话,我又目送她上车离去,也是在这样炎热的夏季。舅母是在离家3天后,在她家不到一公里的地方被送到安息之地的。为什么这三个晚上就没有那样的人,能让这城中的某家人欢心愉悦呢?或者是人生际遇各有不同吧,或者只能便是如此。

 

再重听很多年前找到的唱片,Rachel’s,那略带悲伤的室乐作品。在那个Post Rock风靡的时代,也曾是个中抢手货。只是这些年过去了,谁还曾记得他们的名字,那些粗糙的纸封套,那些淡色的封面画作,那些有点伤感的音乐。


共1页 1